互攻,轻微杂食,墙头略多,不善言辞。

【流仙】淡味啤酒

流川枫&仙道彰。
此篇先后有意义。

日常流水,沿用之前《久别》的设定。

提醒:这里不讨论攻受(合掌)

淡味啤酒 
 
夏天刚开始的时候,流川就回到藤泽这边,本来是打算陪陪爷爷的,但回来发现家门紧锁,才接到妈妈的邮件,说爷爷现在在北海道和他们一起消暑,并且丝毫没有邀请他一起来的意思,甚至还稍微谴责了一下他选择了这么一个总也回不来家的职业。 
流川有点想笑,这两个家伙怎么还是这么幼稚,明明一年到头满世界跑的是他们才对吧? 
 
于是他只能肩负起打理爷爷家庭院的责任了,每天早起去公园打球,趁着日头热辣起来之前回家,自己随便煮点什么午饭,然好好睡一觉。有时候...

【流仙】暖阳

流川枫&仙道彰。

暖阳
周日上午篮球队加训,中午出校门碰到了靠在门口枫树下打瞌睡的流川。
仙道让越野他们先走不用等他了,自己径自向那个瞌睡的家伙走过去——流川枫站在枫树下,真可惜枫叶没红衬不出他的好看。

“没吃午饭吧,去我家?”
流川也没什么理由拒绝,因为他确实没吃午饭,所以只能去仙道家。

说起来两个人的关系从对手走到暧昧并没花多少时间,只不过谁也没鼓起勇气把这暧昧做实。

就像这会儿,流川蹲在仙道家的冰箱前找咖喱粉,仙道凑过来跟他一起找,他的侧脸就快贴到流川的胸口,可流川依然努力维持平稳的呼吸和心跳。

想做点什么。流川心底有个很不寻常的声音。

“啊,找到了!”仙道从冰箱深处摸出一盒甜味咖喱,“这个可以吧...

我看到他们了。


🎉🎉🎉结婚啦🎉🎉🎉
❤️❤️谢谢井上大神❤️❤️

【流仙】鳗鱼寿司

流川枫&仙道彰。
流水账。

鳗鱼寿司

从高中的球友到曼哈顿的合租室友,流川觉得他和仙道的关系可够特别的。他本身就不是什么擅长维持关系的人,现在在美国这边的联盟里打球,和日本的朋友们保持联系的实在是不多。可仙道彰是个例外,不仅保持着联系,甚至还住在一个屋檐下,有时候想想是挺令人费解的,但实际上也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。
碰巧在大学的同乡会遇到了,流川是误打误撞闯进来的,那时候他刚刚入学,宿舍楼还分不清哪幢是哪幢,想找个人问问路,被认出国籍,就生拉硬扯地拽进了派对里。那时候仙道正在和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女孩搭讪。
后来他们又莫名其妙也自然而然地经常一起约着打球,不过仙道并不打算走职业球员的路,...

【流仙】夏日柠檬

流川枫&仙道彰。

明天新编版《灌篮高手》发售啦,井上大神的流川依然那么好看!
激情短打,甜的。

夏日柠檬

周六晴,海边有点微风,气温有点偏高。

早上八点半,流川出门的时候从冰箱里拿了瓶冰镇柠檬水,不是他喜欢的,但他想偶尔尝一下也不算糟糕的选择。

从家出门到藤泽车站再到江之岛,需要刚刚好25分钟,不多也不少。但等仙道那个白痴到却不一定需要多少时间。他们每周六固定约在岛上打球,因为那个篮球场从来都不会有别人占用。
流川从来不在意需要等多久,反正那个白痴不来的时候他自己也可以玩得很好。

仙道一开始还会因为迟到而从车站匆匆忙忙往小球场跑,但后来他发现流川其实根本就没有等得多着急,干脆就正常走...

【蛋凯】迷梦

伊利丹&凯尔萨斯。
他们真……可爱啊……每天沉迷蛋哥给的任务……
迷你甜饼,为tag做贡献。

迷梦

影月谷下起了雨。
凯尔萨斯睡觉很轻,听到雨点滴滴答答地落在窗棂上的清脆声音就醒了。天还没怎么亮,但他没什么睡意了。
他看了看身旁的暗夜精灵,睡得还很沉,甚至在睡梦中无意识地抱着他的腰,让他一时间倒也没办法起床。
干脆就在被窝里赖到天亮吧。凯尔萨斯这么想着,侧了下身,干脆整个儿落进伊利丹的怀里。

凯尔萨斯很享受这样的日子,比起曾经那些战火纷飞的日子要好了太多。他能够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,被雨声扰醒而不是被噩梦惊醒。醒来迎接他的不是无穷无尽的”灼烧灵魂的魔瘾,而是一拓足够温暖的怀抱。

他窝在伊利丹的怀里听得见这...

爆哭😭

【流仙】日出

流川枫&仙道彰。

一发完。


日出


七月的镰仓,神社里和铁路旁都会开满锦簇的紫阳花,香味很淡,但看起来是美不胜收。仙道很喜欢那个季节,比樱花满城的季节还要喜欢。


从学校出门,走一小段坡路就能到电车站,搭上电车坐没几站就能到江之岛,岛上码头边有几只流浪猫和仙道很熟,看见他拎着鱼竿和钓桶就喵喵地凑上来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他的裤脚。仙道在这里度过了很多个安静的逃课午后。


不过后来就不会那么安静了。仙道有点赌气地想,自从那次在电车站被那个小子逮住,就很少再有一个人在这看江之岛日落的机会了。


“仙道同学你又逃课来啦?”

仙道从码头下来路过街边常去的那家和果子铺的时候,...

【流仙】闲情

流川枫&仙道彰。

小甜饼一发完。


全文走链接。

【流仙】冬夏

流川枫&仙道彰。
絮絮叨叨的流水账。

冬夏

以前上学的时候,流川就时常有一种感觉。那种感觉就好像盛夏的一阵凉风,穿过整片咸咸的海岸,穿过柏油马路上斑驳的阳光和道路旁葱郁的樱树,轻轻柔柔地撞进心口。

但他很快又觉得心慌。那样的一阵风,是不该吹到他心里的。
现在那阵风吹得久了,变得陈旧。

“喂,流川,你最近不太对劲?”篮筐下刚刚结束一记漂亮扣篮的仙道抹了把额头上的汗,把篮球扔向站在球场中间有点发愣的流川,“发呆可不是你的专长。”
流川这才回过神,手里掂了两下篮球,又丢回给仙道,“就到这吧,我回去了。”说着他就匆匆往停在场边的单车跑去,还没等仙道反应过来,就踩着单车滑上了公园外的公路。...

【雷格】橙皮酒

Rafe&Gregory.

Rafe·Sadler:Thomas·B·Sangster饰。

Gregory·Cromwell:Tom·Holland饰。

《狼厅》背景,大概= =。没太细考究,他们实在太可爱了!所以就不打原作tag了就。

有Bug,比如本来16世纪的英国人据说不怎么洗澡之类的。

有私设,Thomas·Cromwell已经是伯爵时期,Cromwell夫人还活着。


橙皮酒

 


 

 

Rafe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——Gregory...

【虫铁/铁虫】酒心软糖

Peter&Tony.
预警:无差互攻情节有。
日常絮絮叨叨小甜饼。
@凌夕蔻 治愈你_(¦3」∠)_

酒心软糖

“他就像个孩子”。
确切地说,这是帝国大学三年级学生Peter·Park用来评价Stark集团总裁Tony·Stark的。“荒谬!这简直太荒谬了!”Tony·Stark总裁是这么反驳的,甚至耳朵尖儿都气得发红,“因为你这句话,Happy和Rhode笑了我一整天!”
可Peter·Park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评价有什么问题,甚至还面不改色地又当着他的面重复了一遍。同时,为了表示他的真情实意,他把刚刚还在笑的嘴角...

【Osterland】白桃果酱

Harrison&Tom.
日常絮絮叨叨。
N17预警。

白桃果酱

Harrison自从签下第一部电影合约后,和Tom就聚少离多了。有时候搭夜班飞机,偶尔看到另一架飞机经过,Harrison会猜测Tom是不是坐在里面也在往这边看。而这时候他又会笑自己精神不太正常。 
 
但是他确实很想Tom,尽管见到之后又肯定会被他烦得要死,但也还是很想他。 
 
本来是计划圣诞节抽空和Tom一起去海边玩几天的,但两边都忙得要命,结果连见上一面都没能做到,Tom在视频电话里抱怨说他们简直就像是在维持最最“纯粹”的柏拉图式恋爱,别说能不能接吻了,就连看Harrison...

【Osterland】乳酪慕斯

Harrison&Tom.
迷你甜饼,食用愉快w




乳酪慕斯

休息日能够窝在公寓里看一部喜剧片实在是最惬意的事情了,如果还有爆米花和啤酒就堪称完美。

“所以,Harrison明天把所有活动都推掉怎么样?我想再看一遍《银河护卫队》。”Tom一边擦头发一边坐到沙发里,顺便把还湿漉漉的脚和小腿搭到Harrison干净的家居裤上。
Harrison对他没辙,因为如果他把Tom的小腿搬下去,紧接着就会被头发滴着水,虽然围了浴巾但身上还挂着没擦干的水珠的小混蛋扑个满怀,所以他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“如果Harry不打算出门拍照的话。”
“他想去随便找谁都好啊,”Tom没所谓地撇撇嘴,把擦头...

【流仙】新年纪念

流川枫&仙道彰。

生日快乐,流川,永远爱你❤️

新年纪念

流川枫到底还是被彩子威逼利诱拉去了花火大会——“一年最后一场花火大会不能错过”,彩子是这么说的。
可这会儿,流川靠在海滨公路的栏杆上直犯瞌睡,尽管周围全是些吵吵闹闹的人。尤其是樱木,大呼小叫地简直像个白痴。

流川打起哈欠,一个接一个,好像对一年的数字最终成为日历本上的永久纪念这件事情丝毫无感,又好像海滨绚烂的烟火入不了他的眼睛。
实际上的确如此。
无聊的烟花,不如去打球;无聊的吵闹声,不如去打球;无聊的跨年纪念,不过是普通的第二天即将到来,和过去的每一天都没有区别,不如去打球。
流川确确实实不懂为什么大家 把这一天看的很重要。...

【铁虫/虫铁】镇定剂

Tony&Peter.
@凌夕蔻 我尽力了…

镇定剂

Peter正在烦恼一件事,就是Tony的奇怪睡眠。

在他们搬进一间公寓之前,Peter只是知道Tony是个工作狂而已,可现在他不知道是对Tony有了新的认识,还是对”工作狂”有了新的认识。毕竟他没见过什么人能够在实验室里待那么长时间都不休息的。

“我该怎么办?”
“我怎么知道你该怎么办,我只知道我现在该睡觉了。”
“别啊,Ned,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了,不能见死不救。”Peter努力压低声音,他知道现在是凌晨三点五十五,并不是个适合打电话的时间,而且他都听到Ned不耐烦的哈欠了。不过他实在是不知道还能找谁求助了。
电话另一...

【Osterland】月色可人

Harrison&Tom.

PWP一发完,甜腻没逻辑→全文链接。

【Osterland】摇篮曲

Harrison&Tom。
迷你甜饼♡

大家都不知道Harrison唱歌很好听,声音低沉又温柔——Tom为此沾沾自喜,就好像有这个秘密本领的是他自己一样。

“Harrison,唱会儿歌吧,我睡不着。”Tom躺在床上碰了碰Harrison的手。他有点失眠,准确地说是有点兴奋,明天就要去进行最后一轮试镜,导演让他放松什么都不要想,就跟着感觉走,可这令他更紧张。
Harrison不动声色地握住Tom挨在他手边儿的手,“要我说你应该去喝一杯牛奶。”
“不,不行,我想听你唱歌。”Tom也侧过身面对着他,卧室里很暗,他们用最密实的遮光窗帘,但Tom看得见Harrison好看的绿色眼睛,亮亮的,正望着他。
“哦...

【Osterland】榛果拿铁

Tom&Harrison.
不管了先小甜一口,幼驯染即是正义!
日常絮絮叨叨。

榛果拿铁

有一次Jacob八卦问Harrison他和Tom到底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,Harrison故弄玄虚了一把说“我们一直就在一起啊,从小学的时候开始。”
“不不不,我说的是……”Jacob比了个手势又意味深长地眨了下眼睛,“就那种意思的搞到一起。”
Harrison好不容易忍住笑,Jacob这欲言又止的表情实在是太逗了,像一只有奇怪表情的巧克力面包,可爱极了,“你到底想问什么,老兄,问吧,我一向很诚实的,你是知道的。”
Jacob表情古怪了一会儿,但终于还是小声问出了他真正想问的“你们第一次Kiss?”...

【Osterland】薄荷香草

Haz&Tom
刹车成功成就达成yeah!
日常絮絮叨叨甜甜腻腻。

薄荷香草

Tom就还是很喜欢骑在Harrison肩上指挥他走来走去,尤其是在家里的时候。Harrison对此很没辙,实际上他经常对Tom没辙。

就比如说现在,他们在暖烘烘的沙发里看《星际迷航》,Tom窝在他大腿上哼哼唧唧地说想吃冰淇淋,“你自己去拿。”Harrison伸手捏了把他的脸。
“不要,开冰箱很冷。”Tom的语气就好像那真的很冷。
“是啊,都快十二月了,而且我们在加拿大,一年有10个月冬天的加拿大,这已经不是吃冰淇淋的季节了。”Harrison心不在焉地把手搭在他肩膀有一下没一下地拍,眼睛还是盯着电视屏幕。
Tom...

【Osterland】阳光和你

Tom&Haz。
就真的,竹马组太甜了吧!
私设15岁小少年。

阳光和你

Tom从没想过安安静静地躺着,心跳也可以这么快。

Harrison在他旁边睡觉,背对着窗户面对着他,穿着一件白色工字背心和灰色的运动短裤,米灰色相间看起来就非常舒服的棉质薄被松松垮垮地搭在他腰上。Tom觉得喉咙有点干。

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把那张舒服的被子抢过来盖在自己身上,理所应当的,睡梦中的Harrison不满意地哼了一声并攥紧了被角。

“老天啊,他真可爱!”Tom想在床上打个滚儿,可是这张床太小了。对于已经15岁的他们来说太小了。他开始想要不要跟妈妈说换一张大点的床,这样他们打游戏打过头了之后Harrison...

【铁虫】七年

Tony&Peter.

私设普通人AU,年龄差15。

一发完。


https://zine.la/article/32c81d9ac44f11e7a56400163e0c1eb6/

【铁虫/虫铁】One Day

Tony&Peter。

攻受问题还是见仁见智吧,毕竟还没一日到底我也说不好他俩想怎么上(。

日常琐碎唠叨。


One Day


Peter有时候会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。


他只有17岁,因为头脑比一般人聪明了一些而被帝国大学提前录取,现在在纽约皇后区第四街区租了一间普通单身公寓,离学校很近,离May也不算远。这对于17岁的男孩来说可能算得上一间比较Cool的事情,但对于Peter来说,这没什么。

真正比较“Cool”的事情是,他租的公寓里的另一个租客——Tony·Stark。


这太荒谬了,Peter想。不过他对此无...

【铁虫】薄窗帘

Tony&Peter

一发完。


薄窗帘


爱情是春天的森林里,沾着露水和阳光的一株白色小花。


Tony说他找到了真爱,但是没一个人相信他,Steve说他保准儿是做了奇怪的梦,Banner认真地打算为他扫描下大脑,Natasha干脆理都没理他转身就把这事儿当笑话讲给了Pepper,理所应当地,Pepper在电话里差点没笑岔气。至于那些闻风而动的记者们——甚至在一次酒会上,一个大胆的记者竟然问他“Stark先生您打算维持这段恋情多长时间”。


这让Tony简直有口难辩,因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他虽然说自己找到了真爱,可他的真爱并没有和他交往。这就非常...

【铁虫】跟丁字裤没什么关系

Tony&Peter

真的,没有情节。


上车。


【铁虫/虫铁】三个吻

Tony&Peter
铁虫还是虫铁的问题,见仁见智吧= =。
反正他们在一起谁上谁下不重要的。

三个吻

Peter记得Mr.Stark吻过他三次,一次是他15岁那年的元旦,他在Stark大厦加班到凌晨,走出冷冷清清的大厅时,他碰到了正打算去参加跨年派对的上司。Mr.Stark似乎刚刚参加完一个派对,看起来有点醉的样子,他问Peter打算去哪个派对,Peter说太晚了,打算回家。于是Mr.Stark拍拍他的肩膀,“那我要去玩一整个晚上了,睡衣宝宝。”说完就摇摇晃晃地走了,不过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他,顺便给了Peter他们之间第一个吻。没错,是个带着浓郁威士忌味道的飞吻。
 
但是第二次就正式很...

【铁虫】咖啡和吐司

Tony&Peter
初交往设定。

咖啡和吐司
 
说实话,对Tony来说,一觉醒来,身边还躺着另一个人的日子久远的就像上个世纪的传说。不过他最近有了些新的体验。
 
“早安,Mr.Stark!我今天要早一点到学校,有一个实验讲座。您知道的,我可不想到了之后发现已经没有了座位。所以今天早上您要自己吃早餐了。”Peter·Parker,帝国大学的大一新生,这会儿正倒吊在他的头顶吃一片看起来烤得有些焦的吐司,对他喋喋不休一天的日程安排,“然后下午我要赶到纽约城另一头去参加一个实习活动,所以中午我会路过您的办公室的,Mr.Stark您需要我的话我随时都会到的!”
 ...

【91Days】礼物

尼禄&阿维里奥。

想了半天不知道这个paro该叫什么,就叫全程零虐无关复仇两家关系贼好pa吧。

后半部分走链接。


礼物


穿过一片不算太辽阔的草原,路边的树木渐渐高大茂盛起来,进入林地意味着差不多就该到湖畔了。安大略湖大得要命,尼禄选的湖畔有个热闹的小镇。

进到镇里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了。阿维里奥在车停稳后被尼禄拍醒。

“你睡得我肩膀都麻了。”他小声抱怨。

阿维里奥没理他,推开车门就跳下车,舒舒服服地抻了个懒腰后,才回头看他,“然后我们去哪。”

差不多十年前,尼禄来过这里,那时候是和万诺还有巴尔贝罗以及一些高中同学来这边野营,坐大巴晃悠了整整一天,下车后只剩下疲...

【铁虫】三明治

Tony&Peter

官方发糖,最为致命。


三明治


Tony正在打电话,看起来聊得非常热络。而Peter这会儿站在他的Mr.Stark的办公室门口,显得局促极了,绞着手指盯着自己的鞋尖儿,头都不打算抬起来。

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毕竟前天他刚刚闯了大祸,大半夜惹得全城的警车都出动了,就为了抓一个小毛贼。不过这并不是他这会儿觉得尴尬的最主要原因,他尴尬是因为他害得Mr.Stark不得不在从警局把他接出来时不停地和那个胖警官说抱歉。

要知道他已经16岁了,两个月前过生日的时候还信誓旦旦地跟Mr.Stark先生保证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,绝对不会再为他添麻烦了。

1 / 2

© 也无 | Powered by LOFTER